七子白

一条码字玩的咸鱼,很高兴认识你~

(代发)
因为已经开学了,所以这个lof可能会很久都不更新。等放假的时候可能会抽空码一点字更个新,望包涵。

占tag致歉!是一个群宣x

这个群真的是我心目中的大本营了,当时刚入坑那会快饿疯了多亏组织的粮活命2333
发生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所以现在有一点点冷ಥ_ಥ不过没关系,还是欢迎大家来玩,群里人都超级好的!!
最后,群相册里全!都!是!粮!
欢迎铁威的小伙伴来玩w

『蓝天与夜空』

千千那张星空图源自网络
铠那张是自己拍的x

(私心悄悄打个铠千tagxxx)

(刚刚的出了点问题修补一下重发xxx)

【铠千】围观铠队表白现场

*可能也有点是铠千铠
*背景是圣兽队的四个人为准备青少赛而在钢之城附近的训练场训练,不过不是原剧里那届青少赛啦x
*题目起的并不好,可能只有最后四个字生效
*我永远喜欢铠千.jpg

———————————————————————

  
    “星仔——纹纹——!”
   
    正当圣兽队的四位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正在一起交流休整时,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迅速地由远及近。
   
    钢千翅忍不住扶额,威龙这活宝的字典里永远都没有“安静”这俩字。
   
    不一会儿,那个矮墩墩的小胖子就呼哧呼哧地站到了他们面前,气儿还没喘匀,就一把拉住七星纹纹的手,激动得声音高了八度:
   
    “星仔,纹纹,我今天和五金师傅又设计了一套绝妙的骑刃王前护杠,装了这个升级版前护杠你们比赛绝对分分钟拿冠军!走走走我现在就带你们回酒店看设计图!对了,铠甲神钢千翅你们两个也来吧!”
   
    “哦,你们先走,我和钢千翅等会就回去。”这次还没等钢千翅找点什么话怼一怼威龙,铠甲神倒是抢在他前头应付了。
   
    真是稀奇。钢千翅忍不住瞅了铠甲神一眼。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被威龙拽着胳膊的星仔还是不忘礼貌地道了个别。
   
    “行啦行啦,你们走吧,不用着急,这没有爷爷,回去晚一点不会挨爷爷骂的,哈哈哈哈哈”
   
    钢千翅日常调侃道。
   
    于是威龙日常炸毛。
   
    “钢千翅,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说你这人能不能讲点礼貌,说话注意点,啊?亏我呕心沥血给你设计了一天骑刃王护杠,你也太过分了吧!你这人......”
   
    真是多亏了星仔纹纹,才让这咋咋呼呼的声音又迅速地由近及远了。
   
    钢千翅翻了个白眼:“吵死了。”
   
    随后从身上摸出一根棒棒糖利索地拆开包装放进嘴里。虽说因为弟弟而戒掉了糖瘾,但随身带点棒棒糖这个习惯却是改不掉,偶有弟弟不在身边的日子,还是会吃上几根过过瘾。
   
    “我说铠甲神,咱们也回去吧。”钢千翅享受着久违的棒棒糖的甜,看向铠甲神的方向道。
   
    “等一等。”
   
    铠甲神意料之外地叫住了他。
   
    “我想......再和你切磋一下骑刃王。”
   
    钢千翅闻言愣了一下,一脸莫名其妙,但还是答应了。
   
    “好啊,来吧。”他回到骑刃王里发动了引擎,继而准备发动战刃。
   
    “我们不在这练,我想和你换个地方比试。我们就去...钢之城郊外那片空地吧。”
   
    钢千翅更加满心问号,甚至心下暗自怀疑这家伙今天是抽了什么风。
   
    虽说如此,最终还是跟着银虎骑来到了目的地。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时分,晚霞层层交替相融的暖色调铺满天空,映在两辆骑刃王发出的气浪上,于是气浪每交锋一次,周身便宛若阳光四溅。
   
    和铠甲神比试还是一如既往的痛快。
   
    也一如既往地......平手。
   
    经过大大小小的比赛,他们之间的默契度已然到达了一个难以估量的程度,无需交流,彼此甚至就能知道对方下一次回转会是什么方向。
   
    夕阳更沉了些。钢千翅靠在狮鹫骑上,稳稳接住铠甲神扔过来的水壶,喝了个痛快。他眺望着远方的落日,身旁不远是银虎骑和铠甲神,忽然觉得这副场景有些熟悉。
   
    “钢千翅。”
   
    “嗯?”
   
    “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毫无准备。
   
    钢千翅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他夸张地拍着胸口做出一副“呛死我了”的表情,语气里掩不住的好笑:“我说铠甲神你这人没事开什么低级玩笑?”
   
    铠甲神调整了一下表情,却无非就是让那张本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的脸看起来更严肃了一点。他走到钢千翅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我很认真。”
   
    “哦?”钢千翅挑眉看着他,露出点似是饶有兴趣的模样,“那然后呢?”
   
    “没了。”
   
    “没了??”
   
    “嗯。”

    铠甲神认真而耿直地点点头。
   
    这次是真的一口水全呛到了嗓子里,钢千翅咳得半天都停不住。
   
    待好不容易平复了下来,钢千翅双手叉着腰,脸上极度忿忿的神情下还透着点嫌弃地看着眼前这个冰块似的人:
   
    “喂,铠甲神你也太俗了吧!”
   
    刚刚还冷静的面无表情的铠甲神听到这话眼底竟略过一丝慌乱,一直保持直视着钢千翅的视线也心虚地移开了,低下头躲闪的目光间显出几分不知所措来。
   
    谁知对面的钢千翅又嗤的一声笑了,铠甲神疑惑地抬头看时,猝不及防地被揪住了领子。
   
    钢千翅揪过铠甲神的领子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到近乎为零,铠甲神被迫微微俯身,消除了他们之间可以直直地望进对方眸底的最后一点身高差的阻碍。
   
    愈渐加速的心跳声在此刻显得无比清晰,铠甲神甚至能感受到他们之间呼吸的交融。钢千翅含着棒棒糖痞笑地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铠甲神,凑到他耳边,本就磁性的声线被刻意压低,倒显出几分撩拨的意味:
   
    “不过够真诚。
   
    我喜欢。”
   
    随即松开了揪着铠甲神领子的手,若无其事地打了个哈欠:“行了,没事了吧?”
   
    愣在原地的铠甲神似乎在想办法尽快冷却刚刚不断攀升的体温。
   
    “啊,不对,我还是得罚你给我买一个星期的棒棒糖。”临要回到骑刃王里的钢千翅忽然想是想起来什么补充道。
   
    “罚?”铠甲神微微歪头看着他,“为什么?”
   
    “为什么?”钢千翅伸出食指戳在铠甲神的胸前,一个用力戳得他向后趔趄了半步。
   
    “当然是为你抢了我的台词!”
   
    言毕,钢千翅跳回到骑刃王里,发动引擎迎着夕阳而去,只留下一串潇洒扬尘和很快飘散在风中的喊话:
   
    “棒棒糖记着买橙子味的!”
   
    落日熔金,铠甲神望着逐渐模糊在视线之内,最后完全被晚霞包裹消失的狮鹫骑,唇边绽出一朵小小的笑容。

THE END.

———————————————————————

(感觉写的好不明显啊 其实铠和千约架(?)并表白的那个郊外空地就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认识并结交的那个地方啦x
铠队也是很用心了23333x)

我他喵
这个镜头无论看多少遍我都失声尖叫当场去世反复升天😭😭😭
他俩咋那么好啊155551这俩这个眼神戳爆我了😭😭😭

【关于成长】钢千翅

*个人观点的千的成长变化
*第一部分是千千小时候,第二部分是长大后。
*可能有些地方理解比较片面,欢迎来讨论或发表意见!
*千千真好我爱他

———————————————————————

 〈a.〉

  傍晚,偌大的树林披着晚霞,安静地伫立着。偶有一两声归巢的鸟儿啼鸣,更添了一份宁静。

  忽然一阵哗啦哗啦的突兀响声,一棵大树极不和谐地剧烈抖动起来,一大群飞鸟被惊的呼啦啦飞走,搅翻了傍晚树林的静谧。

  画面放大,原来是一辆骑刃王撞到了那棵树上,战刃没入了树干里,卡在了树干上被撞出的裂缝之中。

  那是一辆威风凛凛的骑刃王,呃,当然,它现在的姿态却是实在并不怎么威风。车顶的门开启,跃下了一个与车身极不相称的小小身影。

  好吧,比起“跃”,用“跌”下可能更合适一点。

  那小小身影带了一点踉跄走到战刃旁,轻轻抬手搭在战刃上,怜惜似的缓缓地来回抚着。突然那只小手紧紧攥成了小拳头,狠狠砸在战刃上,随即又吃痛地缩回去,痛的他蹲了下去缩成一团。

  那手臂终于止不住的抽搐起来,他死死咬着牙,面部表情因疼痛而变得有些扭曲,额头上冒出细密的一层冷汗,却没发出一丁点声音,只有心里不断骂着该死。

  真该死...如果刚刚手没有抽筋的话,才不会这么狼狈地撞上树的......

  他转头,看到那棵歪斜的树上所有大大小小被他的骑刃王因每天几乎一刻不停的训练而撞出切出的裂口,连同那道卡住他的战刃的裂缝,全都变成了一张张咧开着发出嘲笑的嘴,每条纹路都散发着讽刺,大肆嘲讽着他的无能。

  他无力地蹲坐到地上,歪头靠在了骑刃王上,手上因为刚刚用力过猛而开裂的伤口也冒出了血。鼻子止不住的发酸,眼眶很热,喉咙里像噎了一团棉花,哽的难受。他仰着头使劲眨眼,一遍又一遍地警告自己不能哭,可眼泪还是拦也拦不住地向上涌,终于还是顺着眼角满了出来,吧嗒吧嗒的掉在地上。

  真该死...怎么就是使不出鲲鹏万里...骑刃王练成这个样子,你拿什么去报仇,拿什么去找弟弟啊......

  月亮带领星星们将太阳最后的余晖从天空上逼退,将自己的光芒泼满了天地间每个角落。微风轻起,吹起了些许寒意。

  微降的气温冷却了情绪,使心情平静了许多。他仰头望着墨色的夜空,耳边满是树叶唰唰啦啦的轻喃,像是在诉说回忆。

  曾经时候,父亲总会来这片树林里练习骑刃王,有时也带上他。他就坐在边上观看着父亲的训练,不过常常被骑刃王的气浪带起的旋风掀个跟头。等父亲急匆匆地赶过来扶起他时,他却总是一把抱住父亲的手臂摇晃起来嚷嚷着也要学骑刃王,也要像爸爸一样厉害。而父亲呢,总是哈哈一笑,摸着他的脑袋说等你再长大一点。

  后来有了弟弟,他也曾无数次地想象过和弟弟一起开骑刃王的情景。

  可如今,树林还在,狮鹫骑也还在,家却没了。而爸爸,再也等不到他“再长大一点”了。

  ......算了,驾驭不好骑刃王,练不好鲲鹏万里,想多少遍这个也没用。

  他用力吸了吸鼻子,抬手拭干泪痕,手上的伤口也不再流血了。

  被血和泪洗刷过后的东西,会变得愈发坚定和牢不可摧。

  他起身,拍了拍身后的土,走吧,回去了,冻感冒了就没法训练了。

  他回到骑刃王里,相比起外面带着寒意的微风,这里的每一个部件每一处角落都带着温度,回忆的温度,亲情的温度,希望的温度。

  路还长,我知道。可我绝对不会放弃。

  也绝对不会惧怕。

〈A.〉

  狮鹫山庄旁的那一大片树林最近有点遭不住了。

  铁甲龙自从跟了自家大哥,是眼见着他的骑刃王技术愈发娴熟鲲鹏万里(小龙认为这招在树林里训练的效果基本就是气浪砍大树)的威力越来越强大,可每天的训练时间和次数却还是一点不减,并且训练场地就盯准了那片树林,别的哪儿都不行。于是乎那片树林的面积开始迅速减少,并且减少的速度还有上升的趋势。

  挺好的一片树林,削秃了多可惜啊。

  铁甲龙也不是没劝过自家大哥,而且大哥也采纳过他的建议,去找那些星之谷里算得上有名声的骑刃王车手挑战,在此过程中大哥还因为过硬的骑刃王驾驶技术和超高的颜值而收获了不少女粉丝。

  可后来随着大哥连胜记录的升级,渐渐地就劝不动了,每次跟大哥谈及此事,他总是不屑甚至略带鄙夷地撇撇嘴:“算了吧,跟那些烂虾兵臭鸟蛋打,我还不如去削树。”

  ......好吧。

  而且有一个令小龙不解的地方是,大哥除了指导他练习以外,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扎到树林深处去训练,一去时间还不短。曾问过大哥这个问题,却总是被含混糊弄过去了事。

  可能...这片树林对大哥有着什么特别的意义吧,亦或是大哥有什么心事?谁知道呢。

  这不,他这位大哥又自己跑去树林里削树了。

  骑刃王穿梭于密密的树林里,车头的狮鹫活灵活现,仿佛随时都会长啸一声振翅腾飞。而待终于选定了地点,车身停下,战刃缓缓地停止转动,却明显地感到一股力量在向其汇聚,仿佛大鲲在为化鹏而去扶摇万里做最后的蓄力。

  终于战刃在刹那间达到极限般的转速,被撕裂的空气随战刃的高速旋转形成了强大的气浪,带动骑刃王的四周卷起了小型旋风,树枝颤抖着,无数草叶树叶被卷进旋风中,飘忽起落。

  坐在骑刃王内的少年猛一推操纵杆,引擎爆发出巨大轰鸣,裹挟着旋风带着强大气浪冲了出去。气浪仿佛无形的巨斧,骑刃王所到之处,两边的树木无论高矮粗细,悉数轰然摧折。仿佛武侠剧中的大侠从草尖上飞驰而过,那草叶尽数倒伏在他脚边一样。

  待驶出一段直线,狮鹫骑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回转,使爆发出的气浪形成一个圆圈,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波及开去。

  回转后的猛然刹车,战刃骤停,骑刃王稳稳当当地停住。高大的树木断折时发出的咔擦声和轰然倾倒时的声音一时间不绝于耳。只见以狮鹫骑为中心形成的一个直径近十米的圆形范围内,竟无有一棵站着的树木。

  渐渐地,四周又安静了下来。车顶的门开启,一个潇洒身影轻盈跃下,落地后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轻松慵懒的仿佛午后小憩刚刚睡醒的猫一般。

  他信步来到一棵断折的树前,伸手摩挲着树桩的断面,平整而光滑。拍掉上面残留的一点木屑后,年轮清晰可见。

  略数一数,哎呀,是棵老树了,还挺粗的。他抱歉似的拍了拍已经倒在地上的树干,实在是对不住喽。

  他也顺势就坐在了那个树桩上,不知从哪里拿出个茶杯来就开始慢悠悠地喝起了茶。放飞思绪时想起来早上小龙替自己抱回了一大摞粉丝送来的表白信后,缠着自己一口一个大哥地求问如何提升个人魅力时的小表情,不禁自顾自地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捏着糖棍捻了捻,吮了一口嘴里的棒棒糖,熟悉的甜味带给味蕾无以伦比的满足感。放任意识游离了一会儿后,他破天荒地决定训练到此为止。     

  毕竟,夜风轻起时树叶们的低喃,带给他的慰藉也是不可替代的。

  只不过效果比起棒棒糖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轻盈一跃借着翅膀的力量飞回骑刃王车顶,回身最后望了一眼那片倒伏在他狮鹫骑前的树木,目光却骤然冷了下来。

  十年前,一夜间将我所有的美好摔的支离破碎的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像这些树一样,倒在我的骑刃王面前。

THE END.

———————————————————————

(一些碎碎念:
  其实写这篇的时候还是比较纠结的,因为关于千千小时候的经历原作只有那个目睹家里被灭门的回忆片段,所以若是写的话可能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的猜测和个人观点,毕竟还是片面了些orz
  其次就是千的性格。我经常在想千的那种桀骜不驯漫不经心的性格会不会是他的保护色,其实他从心底里还是孤独的,毕竟那种经历搁在谁身上都是不可磨灭的伤痛,何况他还只是个孩子。从铠第一次正式提出和千交朋友的时候他的“你怎么想和我交朋友”“你了解我吗”也可以隐约看出一点千是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的,或者说不是那种热衷于广交朋友的人吧。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没有人能理解他的苦楚吧,也正因此才有了一副大爷我才不在乎的桀骜样子。他最让我心疼的也是这一方面。
  再有就是写这篇文的第一部分的时候,纠结了良久,觉得这样写真的符合他的性格吗,他小时候在练习骑刃王时是不是这样的心情呢,他在受伤的时候想起那些经历会不会真的掉眼泪呢等等。最后还是感觉,千痛失至亲时还那么小,练骑刃王一定吃了不少苦,那么小的孩子,应该也还是会委屈会哭的吧。不过也正因此千才变得越来越强大,不管是心理上还是驾驶骑刃王的技术上。
  絮絮叨叨了好多,却总感觉好多地方词不达意,写文的时候也总觉得好多地方写不出想要的感觉,是我言辞太拙劣了orz  总之千真的是一个令我很动容的角色,一提起他就涌起很多话语很多情感,可是最后却只能化为一句他真的特别好。
  对,他真的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他。)

【魔王】随笔

是关于魔王的一个很短很短的小片段,偶然间的灵感,所以没什么头尾xx
旧文了,堆一下x

——————————————————————

【魔王】

世人都说魔王百毒不侵。

不论是怎样的语言,动情的,悲伤的,愤怒的,威胁的,他通通不为所动。

世人都说魔王为恶灵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得到了恶灵的能量和恶魔般的心肠。

硬如铁石,毒如蛇蝎。

呵,真是讽刺。

冷冷的月光洒进卧室,就像在常年有怪物居住的山洞口漏进的一点明亮。

魔王静静地踱到窗前,银白色的月光在他脸上勾勒不出任何情感,就像那颗一潭死水般的心,早就泛不起一点涟漪。

“他们都说我百毒不侵,”

魔王伸出一只手,月光撒落在掌心,冰凉冰凉的。

“可他们不懂万箭穿心。”

魔王狠狠地攥上了拳头,月光在他手里碎作一粒一粒,倒映在血色的眸里,便成了漫天的星。

据说,每杀一个人,魔王眼里的血色就会加深一分。

也罢,也罢。

魔王阖上双目,长时间盯着明亮的月光刺得眼睛有些微痛。

见血总比见情要好。

[你所谓的百毒不侵,只不过是在万箭穿心后的什么都不在乎罢了。]

THE END.

【(迟到的)千哥生贺】祝你生日快乐

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在生日当天把生贺赶出来,实在是太对不起千千了orz   不过现在应该还不算太晚...!(你
也夹杂了一丢丢对千的感受理解和执念,由于是赶着写的所以可能会很粗糙,我言辞实在拙劣写不出他的好💦
还有吧就是感觉,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啦,那个当初未成年的千,一定已经长大了很多吧。
(不好意思请容我再逼逼一句 他真好 我爱他

================================================

  “这里这里,这里布置好了吗?啊威龙你小心别碰着蛋糕!这个气球没摆歪吧?纹纹纹纹你看这几个棒棒糖小装饰放这儿合适吗?”

  我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巡视检查,有些手忙脚乱地指挥着,好在大家并没有对我的语无伦次发表什么不满,全都积极配合,把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地精心布置了一遍,确保没有哪个细节被遗忘。
  ——因为啊,今天可是他的生日呢。

“嘘——他好像回来了!”

  门外隐约传来的熟悉脚步声让我手中的动作像按了暂停键一样全停止了,如果我脑袋上长的是一对猫耳朵的话,我想,那么它们现在一定是直直地支棱起来冲着大门的方向。脚步声越来越近,让我更加确定了来人的身份,可接下来却更忙乱了起来,“快快快,按照预定地点各自藏好,小点声!诶诶看着点别把那个碰倒了!”

  “好了,差不多就位了。”铠队长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冷静呀,眼见他在沙发侧面的小角落安顿好了之后,冲我微微点点头,“可以关灯了。”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开关旁边,啪的一声,刚刚还热闹着的屋子一下子陷入黑暗和寂静,就像根本没有人一样,啊哈,就是我想要的效果!

  灯开关离大门很近,我就势在大门后面藏了起来。由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门外的细小声音就显得如此清晰起来。
 
  “这个星仔怎么回事啊,他们几个出去玩不带我就算了,还叫我去找爷爷给他们开脱。”我听见门外传来他低低的抱怨声,捂着嘴偷偷乐,这个星仔,叫他找个理由把那人支走,可真是难为他了!

  “要不是看在纹纹也求情的面上,大爷我才不答应呢。再说了,”我听见他的语气忽地黯淡了下去,许久,才轻轻地叹了口气:

  “再说了,今天还是大爷我的生日呢。”

  也不知怎的鼻子却忽然酸涩起来,眼眶竟有些发热。他好像,早已习惯了生日没有人陪,没有人记得。自从那一次失去至亲,这世上便好像再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他用拼命努力换来的过硬的实力和一派桀骜不恭的形象筑起一座很高很高的堡垒,将那颗曾被刻骨伤害过的心结结实实的保护起来。他潇洒帅气,声名远扬,可谁又知道,他一年一年哪怕在生日这么重要的一天也只能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呢?

  我使劲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抹了把眼睛,想什么呢,过去了,都过去了。今天可是千大爷的生日,喜庆着呢!
 
  再说了,他不会再孤单了,永远不会了。他有圣兽队,有终又重团聚的弟弟,有我们。

  恍惚走神间,脚步声已然到达门口。他要进来了!我的心忽然砰砰跳起来,与其说是紧张,更不如说是担心,担心自己擅自摆弄计划的这一切合不合他的心意,担心自己急于想要带给他的温暖会不会唐突。

  暖色的光线顷刻间溢满房间,藏匿在各个角落的大家齐刷刷地噌的站起,为了这准备了很久的时刻:

  “生——日——快——乐!”

  “......你们??”我清楚地看见他嘴里的棒棒糖被这突然的一下吓得险一险掉出来,却并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大家从各自藏身的角落围拢来,齐声唱着那首Happy birthday to you。

  “钢千翅,生日快乐!”我把那个早已准备好的棒棒糖大礼包捧到他面前,用我所能做到的最明亮的笑容迎接他。

  “你们......”灯光落在他的眸子里,竟愈发晶莹了起来,他接过我手里的棒棒糖,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嘴角上扬,那股吊儿郎当的劲儿才又重新回到了他的眉眼间。

  “哈,算你们懂事,还记得大爷我的生日!”

  嗯,这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翅爷嘛。

  “只是这包棒棒糖...”他抱着那包糖向一个方向看去,那小心翼翼试探询问的眼神弄的我都想笑,而能成为他这样眼神的唯一一个承载者的人,正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圆圆的包子脸上愣绷着嘴角不笑的样子反倒显出他的可爱傲娇。

  “一天只许一根。”

  “好的!谢谢弟弟!”

  他像是获得了重大奖赏似的满脸开心,唉,这就是弟控的力量吧!

  “我说钢木头,你别眼里就你弟啊,你看看这屋子弄的多好看,我们可为你忙活了半天呢!”
 
  威龙小胖子走过来要往他肩膀上捶上一拳,却被他灵活的一闪躲开了,“哟,原来你不只会耍宝啊~?真是辛苦辛苦!”

  是啊,辛苦星仔纹纹拉住气得直跳脚的威龙啦。

  话虽这么说,但他还是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转了一整圈,然后像是领导巡查完毕做总结似的,冲我们露出一个标准的翅爷式笑容:

  “真好看。谢谢大家,辛苦了辛苦了!”

  语气还是那般透着散漫,可我却明明白白地听出了那语句里他发自内心的真挚。

  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太好了,这一切没有白准备。

  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走进他内心那个高而坚固的堡垒,用陪伴温暖他,抚平他曾经的伤口,告诉他,从今往后,你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

  “好啦,你们也闹够了吧,蛋糕都在桌子上摆半天啦。”纹纹温柔地笑着提醒大家,这才想起,生日最重要的一项还没有进行呢!

  于是几个人在桌子边围成一圈,由我们的寿星逐根点好蜡烛,一一在蛋糕上插好。蛋糕虽不是很大,但相当精致,表面的巧克力色泽上铺一层糖粉,点缀着些许小装饰,被几点烛光一照,竟也诱人的很。

  铠队长把个生日帽就要给他扣脑袋上,他佯装嫌弃地一躲,却终究还是戴上了。“好了,可以许愿了。”

  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他这么正经安静的样子,双手交叉合十,闭上眼睛下巴微低,似乎在很认真地许着一个什么愿。这样子倒让我有点不适应了。

  烛光摇曳,映着他逐渐褪去稚气的脸庞。柔和的光芒却模糊勾勒出他脸上仿佛显出的棱角,时光似乎被蛋糕上的巧克力浆黏住,放慢了脚步在他身边流转。心下不禁感慨,这个经历了背负了太多太多的少年啊,长大了。

  那么,钢千翅,祝你生日快乐。

2018.5.25

 
================================================

(一个小补充)文中的“我”可以是我,可以是你,可以是每一个真真切切喜欢着千的人。之所以选择第一人称,是因为希望所有喜欢着他的人,可以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捏娃真的太!好!玩!了!
设定应该是以前阿某太太画的一幅画
悄咪儿打个tagxx

是铠千 关于铠队幸运E的一个脑洞

“遇见你,竟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挺久以前写的,比较糙xx